□本報通訊員方立波戴佳秋
  本報記者席鋒宇
  將近9年的時間,她悄悄藏起近百張病歷單,只為他安心工作。死亡威脅來襲,她獨自咬牙堅持著,他是最後一個知道消息的人。
  她叫黃麗惠,是一個兒子的母親。他叫廖智煌,是一位母親的兒子。這一對平凡的母子身上卻涌動著閃光的家國情懷。
  “你能穿著軍裝,就是最大的孝”
  51歲的黃麗惠是福建廈門人,13年前丈夫患肝癌突然撒手而去,留下10萬元的債務,兒子和整個家庭的重擔一下子全落在她一個人肩上。一米五幾瘦小身材的她四處打零工,在酒店做清潔工,去快餐店洗碗,幫人賣過服裝,做過鐘點工。但無論生活多麼艱難,黃麗惠始終認準一個理:要把兒子培養成才,再送到部隊去當兵。
  2005年,廖智煌考上福州一所大學,學習汽車檢測與維修專業。為了給兒子積攢學費,黃麗惠更加節儉,幾年沒添置新衣服,有時連公交車都捨不得坐。3年後,廖智煌大學畢業時傳來部隊選取直招士官的消息。他心底那個埋藏已久的從軍夢被點燃。但是,看著含辛茹苦拉扯自己長大,付出全部的媽媽,他猶豫了:在自己有能力回報媽媽的時候,離開行嗎?可是,黃麗惠卻說:“到部隊上去鍛煉,報效國家是好事,家裡有什麼困難,親戚朋友都會來幫忙的。”廖智煌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一名軍人——全軍首批大學生直招士官之一。
  廖智煌在部隊的這幾年,黃麗惠一個人的日子並不好過,腰肌勞損、乳腺增生等,渾身大小毛病不斷,是醫院的常客。可是,無論多苦多累,她也絕不向兒子吭一聲,而是偷偷把這些病歷單藏在衣櫃里。不為別的,就是想讓兒子在部隊安心服役。
  然而,命運無情。今年1月9日,積勞成疾的黃麗惠被確診患有白血病,醫生斷言她的生命只剩下兩個月的時光。得知消息的黃麗惠不是四處求醫,而是拽住身邊的親戚說:“千萬別告訴智煌,別影響他工作。”處在死亡邊緣的黃麗惠,硬是挺到必須要廖智煌在化療通知單上簽字,才把真相告訴他。
  面對兒子愧疚的雙眼,黃麗惠卻說:“你是軍人我很驕傲。你千萬不能為了我從部隊回來,你穿著軍裝就是對我最大的孝!”
  “我在戰位精武,用軍功章感恩”
  廖智煌其實給黃麗惠準備了一個驚喜,那就是一枚三等功獎章。
  剛入伍時的廖智煌由於體質瘦弱,各項軍事課目全是墊底。想用軍功章給媽媽報恩的他,開始苦練體能,每次5公里越野,都要往背囊里塞七八個手榴彈,身子被壓彎得像一隻蝦米,一趟跑下來累得像攤泥;練專業,堅持每天熄燈後加班1小時,抱著磚頭一樣厚的書本鑽,虛心向班長、專家請教……
  到了年終考核,廖智煌各項考核成績均達到優秀。隨後,他自加壓力,請戰大家公認學起來難、幹起來累的油機員崗位。為了熟練掌握油機“脾氣”,3個月的時間,他閱讀了20多本理論書籍,寫下十幾萬字的學習筆記,成為團里小有名氣的“油機通”。
  入伍6年來,廖智煌先後擔任過駕駛員、炊事員、指揮車操作手等6個崗位,每個崗位都幹得響噹噹,連續幾年被評為優秀士兵。去年底,廖智煌擔任某新型裝備的操作示範課目,他用了不到3個月的時間,就熟練掌握了裝備的操作使用,成為全旅第一個新裝備的“土專家”,團里破例給他榮記三等功。
  春節前,按連隊計劃輪到廖智煌休假,這是當兵6年來第一次在家過春節,他早早地籌划著如何把軍功章送給媽媽,給她一個驚喜。
  然而幾天后,大伯廖新民打來電話,說黃麗惠患上血癌晚期,需要他趕緊回家簽字住院化療。在醫院,廖智煌十分珍惜每一天,精心照料著媽媽:媽媽要喝水,他先把水倒在手背上試試水溫,手上常常是紅紅的一大片;為緩解媽媽的疼痛,他每天給媽媽洗兩次腳,邊洗還邊按摩;媽媽經常輸液到凌晨,他就守在病床前,幫媽媽蓋被子、換吊瓶……怕兒子因為照料自己耽誤部隊工作,黃麗惠沒過幾天就“逼著”廖智煌回到了連隊。為了讓兒子徹底放心,黃麗惠搬進養老院,成了養老院里最年輕的“老人”。
  回到軍營的廖智煌訓練更加刻苦,他希望用更多的榮譽回報媽媽的愛和付出。
  “你在軍中盡忠,我們替你盡孝”
  2月21日,廈門國貿開發有限有公司愛心款5000元;2月23日,廈門廣播電臺張記者愛心款500元;2月24日,一位陌生的女士送來1000元。
  在養老院病房裡,黃麗惠每天都要用筆記本詳細記下前來探望幫助自己的好心人姓名、愛心款數和聯繫方式,她想讓廖智煌記住每一份恩情,將來一一回報,但是很多好心人連姓名都沒有留下就走了。
  身患重症的黃麗惠堅持兒子報效國防的事跡經廈門當地一家媒體報道之後,引起廣大市民讀者的關註。該媒體“大愛基金”平臺幾天就籌集善款近20000元,更有不少讀者前往黃麗惠所在養老院看望她、陪她聊天、贈送營養品。
  單身媽媽朱曼娜就是其中一位熱心讀者,她同黃麗惠有著相同的遭遇,10年前朱曼娜丈夫因肝癌去世,她一個人把兩個兒子拉扯長大成年,倆人就像多年未見的親姐妹,一有空就在一起聊起各自在部隊的兒子,分享兒子們的照片。
  家門連著營門,軍屬牽動軍心。社會各界和廖智煌所在的集團軍以及連隊,紛紛伸出援助之手,以實際行動幫助這對母子邁過人生這道坎。截至目前,黃麗惠已收到愛心援助合計17萬餘元。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家國本同根。社會大愛不僅撐起戰士廖智煌的小家,更是奏唱出強軍興軍的時代壯歌。萬千軍民的愛心接力,讓黃麗惠和廖智煌又有了一個美夢:媽媽希望兒子在部隊上好好乾,再找一個賢惠的媳婦,她等著帶孫子;兒子的夢就是媽媽能早日康復,所帶的班成為連隊的“尖刀班”,所帶的兵成為戰場上的“刀尖子”。
  千萬軍人家庭扛起強軍大旗
  李勇席鋒宇
  “軍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一首歌唱出一個道理。強軍夢的實現,離不開千萬個軍人家庭的一起努力和奉獻。古代有岳家軍、楊家將,血灑疆場、忠烈滿門的悲壯故事;近代有母親叫兒打東洋、妻子送郎上戰場的優良傳統。今天,黃麗惠、廖智煌母子的故事再一次告訴我們,軍隊打勝仗,離不開軍人家庭的理解支持、犧牲奉獻。軍隊、軍人和軍人家庭的同心協力,才能共同奏響強軍興軍的壯歌。
  贊美這對母子的義舉,是因為他們在國家需要和家庭需要之間,義無反顧舍小家為大家。宣揚這對母子的義舉,是因為強軍興軍路上,千難萬險需要軍人與軍屬共同擔當。強軍夢連著家庭夢。強軍夢,就是靠千百萬個黃麗惠這樣大義教子的兵媽媽,千百萬個廖智煌這樣舍家從戎的好戰士,才能匯聚起無窮的偉力,讓夢想的實現不再遙遠。
  (原標題:“媽媽夢裡有孩兒的綠軍裝”)
創作者介紹

蔡健雅

xv88xvhw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