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多名學生只配有一名心理咨詢老師,學校的心理咨詢基地建起來了,卻沒有專職的心理老師。”日前,在 “共青團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面對面”的座談中,雲南藝術學院文華學院院長陳勁松一語驚人。
  團雲南省委剛剛完成的一份調研也顯示,過去一年中,有七成以上的學生沒有接受過任何形式的專業心理健康服務。一方面,學校的心理教師在數量配置、專業化程度等方面都存在極大的限制,無法滿足學生的心理健康服務需求;另一方面,社會專業力量的組織和動員沒有形成有效的服務體系,在管理和規範上也存在極大的漏洞。
  “由於制度的不完善,造成學校心理健康服務和社會化心理健康服務無法聯接,使普遍處於學習和考試焦慮情緒中的學生得不到有效的心理健康服務。”陳勁松說。
  具備專業資質的心理教師不到一成
  “青春期早期的初中學生,在由小學向中學的過渡中,會感到很有壓力。”雲南師範大學的一位心理學教師說,這個階段的學生,成人感和幼稚性並存、反抗性與依賴性並存、閉鎖性和開放性並存、勇敢和怯懦並存、高傲和自卑並存,使得他們的煩惱突然增多。
  團雲南省委在昆明、曲靖、蒙自、怒江四個城市的12所初中的問卷調查也證實,學習焦慮是初中生普遍存在的問題,其次是同伴關係、挫折適應、父母關係等。有趣的是,調查顯示,農村初中學生心理健康問題的檢出率遠遠低於城市初中學生,研究者認為這與農村自然環境較好、社會文化環境較簡單有關。
  但是龐大的初中生群體接受心理健康服務的現狀卻很尷尬。在過去一年中,被調查的初中學生中有70%以上沒有接受過任何形式的專業心理健康服務。
  “大多數人認為,學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應該由學校來提供,然而這正是學校的困窘所在。”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雲南昆明12355特聘心理專家惠安達說,目前,大部分學校的專職或兼職心理教師,只有1~2名。按一個初中配備兩名專職心理教師,三個年級每個年級7個班,一個班級60人來估算,等於一名專職心理教師要面對630名學生。
  現實情況更為嚴峻,大部分中學都沒有專職的心理教師。在參與調查的333名教師中,只有24名教師具備專業的資質或背景,有24.2%的教師表示,他們是從自己學校的心理教師那裡來學習和學生有關的心理學知識的。也就是說,這24名教師,不僅要向參與調查的2000多名學生提供心理健康服務,同時還要向80名教師提供心理學專業支持。
  迫於心理教師極度缺乏的現狀,學校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務大多是大型的專題講座或團體活動,但是超過一半的學生希望得到一對一的心理咨詢服務。
  最可動員的社會專業力量卻最不受青少年歡迎
  “學生、家長和老師都非常傾向於從學校獲得心理健康服務,但學校的服務能力卻極為有限。”惠安達說。
  在此情況下,要建立面向學生的社會心理健康服務體系,就必須動用人數最為龐大的社會化專業力量;但調查卻顯示,這部分人群卻偏偏是青少年最不歡迎的,他們的地位甚至比不上沒有任何專業資質的朋友或家人。
  究其原因,研究者認為,這是學生、家長和老師對這些機構的“專業性”不信任造成的。
  “經過幾個月的學習,然後參加一場考試就可以拿到國家人社部CITTIC職業技能鑒定證書。國家也沒有統一的心理咨詢管理機構,沒有法律、法規、行業規範和繼續教育與督導、年檢等機制。”惠安達說,相比於精神科醫生和高校心理學教師,心理咨詢師職業技能鑒定證書的專業化要求和專業化考核難度都明顯過低。
  據團雲南省委一位參與調查的工作人員說,他們在執行過程中遇到了較多的問題。各政府部門提供的數據統計日期、口徑各不相同。
  “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前政府各部門對於可以提供社會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力量缺乏有效管理。”惠安達說。
  建立政府購買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務機制
  “因沒有法規和政策的保障,學校無法和社會化專業力量接軌,而社會化專業力量希望進入學校進行心理健康服務也是困難重重。”惠安達說,如果讓社會上的機構和個人隨意進入學校提供服務的話,勢必也會造成不良影響。但如果學校的心理健康服務和社會化心理健康服務無法實現聯接,各自為陣,那麼提升青少年心理健康和幸福的行動就無法實現。
  在不久前召開的雲南省兩會上,他建議,“由政府全部或部分購買相應的心理健康服務”。
  “一方面是很多社會化的專業力量和機構入不敷出,正常的生活和營業難以為繼,另一方面又是家長支付不起的心理咨詢費。”他說,這種情況下,要建設和發展面向青少年的社會心理健康服務體系,動員和組織相關的社會專業力量,就需要制定相應的法律法規,明確社會心理健康服務的工作平臺、工作場所、準入條件等,以及由政府購買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務的機制。
  “建構一個覆蓋面廣泛的社會心理健康服務體系,制度保障是必不可少的。”雲南省政協委員、雲南省青基會理事長沈光鑫說。
  為此,團雲南省委建議,政府購買模式可以分為幾種:一種是學校聘用心理教師,他們的工資由財政撥款解決;一種是全部由政府購買具備專業認證、專業資質的社會化專業力量來完成服務;還有一種是對專業的心理咨詢公司,一部分由政府購買,另一部分由個人承擔。而對有較為嚴重的心理障礙或心理問題的學生,政府通過立法形式,將其診治費用納入學生的醫療保險。  (原標題:雲南:初中生心理健康服務陷困局)
創作者介紹

蔡健雅

xv88xvhw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